当前位置:首页 >> 图情焦点 >> 正文
未来学家谈未来的图书馆
发布时间:2015/1/20 9:23:00 点击数:1004 

  现在图书馆里的知识组织,由专家说了算,今后的图书馆将由图书馆员与社区公众共同管理,二者共同创造知识。如果说现在的图书馆员是馆藏资料的保存者,未来的图书馆员则好比是知识花园中的创新者。

  高尔基说过,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我们可以认为,图书馆是人类社会设制方面的重要创新。世界著名未来学家、现供职于台湾淡江大学的Sohail Inayatallah教授在2014年11-12月号的《未来学家》杂志发表文章,题目是Library Futures: From Knowledge Keepers to Creators(《图书馆的未来:从知识保存者到知识创造者》)。

  近年来,他召集世界各地(尤其是澳大利亚)的图书馆员进行多次研讨,采用他提出的因果分层分析法(Causal Layered Analysis)进行分析,构想了图书馆未来发展的不同场景。图书馆绩效测度的指标,可能会从现在的图书流通量过渡到未来的访问量(包括到馆人数和网站访问人数)。图书馆将发生系统性变革,现在的图书馆里基本上全是图书资料文献,未来的图书馆则可能有工作间、3D打印设备、数字化脑图(braincaps)、纸本图书、电子图书,等等,因此,图书馆空间设计也会是另一个样子。现在图书馆里的知识组织,由专家说了算,今后的图书馆将由图书馆员与社区公众共同管理,二者共同创造知识。如果说现在的图书馆员是馆藏资料的保存者,未来的图书馆员则好比是知识花园中的创新者。

  Sohail Inayatallah与参与研讨的图书馆员最终归纳出关于未来图书馆的四种场景。

  一是“数字恐龙”。其含义是,如果适应不了数字化潮流,图书馆就会像恐龙一样因适应不了变化了的环境而消亡。今后,图书馆越来越安静,门可罗雀,上门借书的读者更少了。馆员平均年龄将越来越大,图书馆预算也不断遭到缩减。当然,在上网条件不好的农村地区与穷国,老式图书馆仍将存在。

  二是“一站式商店”。图书馆的功能扩展了,将成为社区的中心,虽然借书的人少了,但访问图书馆(包括电子图书馆)的人多了,图书馆员与社区百姓共同创造信息与知识。在未来图书馆时常举办的研讨班上,人们将讨论一些百姓关心的话题,如老年人如何做理财规划,如何利用3D打印技术和其他技术来生产交互式“可穿戴图书”,等等。澳大利亚有一个州级图书馆的访问量已经超过了图书流通量,所以他们明智地提出,今后的图书馆预算应与访问量挂钩,而不是与图书流通量挂钩。

  三是“耳目一新的世界”。这是更遥远的事情。此时的图书馆员将与人工智能技术公司合作,创造出虚拟现实的教育空间,其内容五花八门,非常有吸引力,比如重大历史事件的仿真重现与未来远景的逼真展现。第二种与第三种场景的核心是“信任”—老百姓坚信,图书馆员会为着百姓的利益而工作,而不是为着营利。也就是说,在市场导向的世界里,图书馆仍被保留为一块公益空间。今后,慈善机构对于图书馆将特别重要,因为在它们的慷慨支持下,图书馆才能做到免费服务,而图书馆一旦收费,公众之间的知识鸿沟就会呈现扩大之势。

  四是“图书馆成为出版社”。这个场景不是参与研讨的图书馆员们提出的,而是澳大利亚那家州级图书馆的创新团队提出的大胆设想。图书馆将发生剧变,由采集、组织与保存别人生产的图书变为自己出书。虽然这是艰难的转变,但是在跨国大型出版商和个人自出版之间,应有图书馆出版的生存空间。比如,年轻的作者可以先在图书馆出书,图书馆的社区用户可以“点赞”这些新书,起到宣传推广作用。另外,在交互式和可穿戴图书的“出版”方面,图书馆可以先行先试,成为先锋力量。

  《中国科学报》 (2015-01-16 第11版 作品)

 通讯员文章排行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