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观点 >> 正文
大学之问:图书馆该去哪儿?
发布时间:2017/3/15 18:04:00 点击数:1454 
分享到:

  2016年底,郑州某高校“炫酷图书馆”走红网络。配备玻璃栈道、大滑梯、私人阅读空间、私人影院,实现Wi-Fi全覆盖的它刷新了许多人对传统图书馆的认知。据介绍,等2017年竣工后,它将24小时对外开放,60台苹果电脑、300台iPad可随时租借。

  先进的图书馆配备大有赶超休闲娱乐建筑综合体之势,15层通透明亮且现代化的图书馆甚至让许多人感叹“好想回去再上大学”。不过,在赞叹之余,也不乏一部分人对这种变革和新潮设计的必要性产生质疑。他们认为,对于大学图书馆而言,至关重要的还是其馆藏量及为师生提供的图书资源服务。其他附加服务有无必要还有待商榷。一些人甚至认为这样的配备哗众取宠和博眼球的成分多于其实用价值。

 

 

 

 

 

郑州某大学“炫酷图书馆”引关注

  学术图书馆之死

  “学术图书馆死了。”美国阿尔弗莱特大学图书馆主管布莱恩·沙利文在名为《2050年学术图书馆尸检报告》一文中发出如此感叹。“死因是图书馆建筑逐渐演变成机房、学习空间和信息技术的聚集地。”

  尽管沙利文的话略带调侃,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们正见证着大学图书馆的这一改变。从所谓的柏林大脑(柏林自由大学的语言学系图书馆)到伍斯特大学屡获殊荣的金色蜂巢图书馆,从昆士兰大学伊普斯维奇图书馆森林式的内在到阿伯丁大学(邓肯莱斯图书馆七层高的通透设计,我们看到的是建筑形态充分体现了当今图书馆的使用功能,而对图书馆的认知也构建了我们对大学图书馆未来使用方式的理解。

  “图书馆可能是你可以想象到的‘进化’最快的建筑。”英国伯明翰大学图书馆服务主任戴安娜·乔布说。

  “我们知道将会有所改变,我们看着这些建筑并试着预测未来可能产生的变化和发生的事情。”她说,“我们的基本原则是把人放到图书馆的核心位置,而过去的图书馆把收藏当作最重要的事情。”大学图书馆翻新、重新设计和重建对高等教育的影响巨大,因为它将对学生、研究者和学者获取信息并对其深入探究的方式产生影响。与此同时,师生的学习和互动方式也是图书馆变革的重要推力。“教学法是图书馆设计变化的驱动。”英国国家和大学图书馆协会主管安·罗西特说。“本科生被期待参与更多社交共建活动,例如社会化学习及小组学习。大学图书馆建筑设计的改变正反映了这种变化。”

  尽管教学方法的变革是驱动图书馆变化的核心力量,但依然有许多人对图书馆变革的投入和产出比存有质疑。大学投入大量的时间和钱来做出这样巨大的改变,是否有证据证明建筑设计确实强化了学习或者驱使更多人来使用图书馆和它提供的资源?

  在线图书馆社区Designing Libraries的执行董事大卫·林德利说:“重新设计和修整图书馆通常会使使用率增加一半,甚至使图书馆多功能空间、学习空间使用量增至两倍,也需要提供更多舒适的家具。”他补充说:“新图书馆能有效地帮助学生重新认识到图书馆是必要的资源和学习空间,驳斥了‘图书馆过时了’或者说‘图书馆只是满足了其次要要求’的先入之见。”英国格拉斯哥卡里多尼亚大学图书馆顾问和前副校长莱斯·沃森认为,特定环境中的感受在我们工作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我很清楚工作和学习的空间对于使用心理和情绪产生的影响。同时,学习也被我们的情绪和心智影响,良好的空间可能会强化学习表现。”沃森继续说道:“毫无疑问,学生会被令人振奋的大学建筑影响,大学图书馆尤其对大学声望及对潜在学生的吸引力有巨大影响,这在每年的全国大学生满意度调查中有所体现。”

  杜克图书馆真相

  坐落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杜克大学是一所享誉世界的私立研究型大学,其图书馆系统拥有超过500万卷藏书,论其规模,排名全美私立大学图书馆系统前三。该校共有11个图书馆,而其总图书馆珀金斯图书馆是全美规模最大的图书馆之一。

杜克大学博斯托克图书馆

  这里不仅有5万本书籍,11万份手抄本、政府文件、地图和报刊,更有形式多样的学习空间,为学生学习提供了充足的选择。例如,珀金斯图书馆一层是大桌子、落地窗,为小组讨论和个人学习提供良好空间。而同层的130号房则配备电话,是理想的电话或虚拟采访处所。该图书馆二层的219号房中等大小的学习室,提供长的矩形桌子、轮椅、白板,另外还有平板电视和一个扬声器,既满足小组学习需求,也可以用作会议使用。在这个图书馆内设有诸多诸如此类的房间供学生挑选。就连二层楼梯入口处也配备舒适的扶手椅,为学生个人学习和休息提供了良好的氛围。

  而杜克大学提供美术、哲学、电影录像和表演艺术等收藏的莉莉图书馆也是深受学生喜爱的学习和阅读场所,不仅注重学习氛围的营造,更配备各类学习所需设备。该馆内肯德里克·S.菲尤期刊阅读室提供有媒体装备的单人阅览桌,以及数排长的学习桌。纯平显示器、DVD播放器、录像机这些的存在能满足个人及最多4个人观看DVD和视频。另外,地下室还提供有插座、照明设备的供个人学习的单人学习室,以及艺术小组学习区域和中心学习室。托马斯室以中文阅读室著称,是许多学生最喜爱的学习场所。照明充足的桌子被来自詹姆斯·A.托马斯的家庭及朋友捐赠的中国艺术品和家具环抱。这里不仅安静,而且还提供免费食物。

  在杜克大学的各个图书馆中,各类桌椅应有尽有,长桌、单人桌、个人扶手椅、茶杯椅、小沙发是标配。采光也是图书馆设计中的必要关注点。与此同时,学校还十分重视视野的开阔和良好学习环境的营造,例如博斯托克图书馆以及劳伦和斯科特·斯珀林阅读室设置的是两面宽大的窗户,为学生阅读和学习提供充足的自然光。从这里不仅可以看到杜克教堂、珀金斯图书馆,还可以远观菲茨帕特里克楼、神学院楼。尼古拉家族国际阅览室提供了多种语言的书籍,同时也提供其他较为普遍的国际资源。这里的电脑还装载了一系列国际字体。

  现代图书馆之兴

  一直以来,睡觉都是学习场所坚决杜绝的行为,在大学若有学生占用学习位置特别是图书馆这种抢手位置来补充睡眠,更会招致“众人唾弃”。而今,在现代图书馆中睡觉不仅名正言顺,更会受到特殊照顾。据《温哥华太阳报》报道,几个类似动漫室的神奇装备已进驻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理工学院(British Columb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以下简称BCIT)图书馆。实际上,它们是给学生休憩提供的睡眠舱。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理工学院图书馆为学生提供的睡眠舱

  “我们的学生经常睡在桌上或沙发上。”BCIT图书馆服务总监詹姆斯·拉伍特说,“学生们都很忙,他们很努力。而研究清晰地显示,休息、睡眠对于记忆和学习都很重要。”据介绍,该校提供的睡眠舱由塑料和丙烯酸部件制成,内带健身垫。学生可以通过在线预订系统或者现场预约的形式预订其使用权限。

  而这只是现代大学图书馆的一个缩影。越来越多的大学图书馆除了身兼储藏书籍、提供在线阅读资源的功能,更演变成了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中心。具有历史收藏价值的期刊和书籍,以及要求严格的行为规范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是内设咖啡馆、自动售卖机,便于交谈的小组学习区、个人学习区以及24小时开放时间和为打盹设计的沙发、椅子,甚至是睡眠床垫。新伦敦康涅狄格学院院长凯瑟琳·伯杰龙说:“对于图书馆在校园里发挥的作用,人们的观念的确发生了转变。图书馆已经从一个存储场所变成了一个创造和协作的空间。”该学院查尔斯·E.沙恩图书馆始建于1976年。为了防止阳光照射到书籍上,室内的窗户都设计得很小。近年,该图书馆进行了翻修,而其重点则是更强调自然光线和更多的公共空间。


弗吉尼亚联邦大学新装修的詹姆斯·布兰奇·卡贝尔图书馆设计了学习舱,很受学生们欢迎

  西密西根大学图书馆馆长朱莉·加里森说,现代大学图书馆许多人性化的设计受到欢迎反映出了对新一代大学生学习习惯的最新思考,大学可能已认识到使用笔记本电脑和Wi-Fi的学生可以在任何地方学习的现实。

  加里森说:“我们以前总是从书籍的角度去考虑图书馆设计。印刷的书籍曾是获取信息的唯一途径,但现在对保护印刷藏本的需要减少了。我们发现,如果我们允许人们带食物和饮料进来,他们会停留更长的时间。”

  现代大学图书馆不仅配备了媒体制作实验室、大型互动屏幕,还有3D打印机、激光切割机等高端设备。在许多大学,信息技术人员与图书馆咨询人员紧密合作,还为高校师生提供资源搜索培训服务。

  所以,与其说传统的“学术图书馆死了”,倒不如客观看待这样的与时俱进。现代大学图书馆职能已经从存储图书变成为学生提供学习、小组讨论和交流的场所。学生可以在图书馆中获得良好、舒适的学习环境。比如伟谷州立大学就为学生提供咨询服务以及写作、演讲、平面设计和定量数据分析的帮助。图书馆为学生提供媒体设备以便学生能够准备演讲、会议。

  长期以来,学习被要求要有学习的样子——笔直地坐立,斜倚或躺着都不被允许……但在现代大学图书馆,这些都成为常规行为。不仅如此,为了留住更多的学生,使他们停留的时间更长、学习更投入,吃和睡觉这样的行为也逐渐被“解放”。这并非大学图书馆在历史的发展沿革中逐渐放弃了原则,而是大学图书馆应时而变的集中体现。所以,与其责怪现代大学图书馆偏离了原本的轨道,倒不如睁开眼看看现代大学生的真实需求。

  文章来源:麦克思研究

  原文链接:http://www.sqshi.com/a/286819.html


(文章来自北京农学院图书馆秦疏影)
 通讯员文章排行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