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观点 >> 正文
王世伟:略论智慧图书馆的五大关系
发布时间:2017/4/27 15:34:00 点击数:816 
分享到:

  智慧图书馆的新理念与新实践率先出现于21 世纪初欧美的一些大学图书馆和博物馆。2010 年以来,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和影响,中国图书馆界在实践的基础上也开始从智能图书馆转向智慧图书馆的研究,智慧图书馆持续成为图书馆业界关注和研究的热点之一。

  在智慧图书馆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中,有一些与智慧图书馆关系紧密的需要辨析的相关概念,需要加以分析研究并搞清楚其中的相互联系与区别。笔者将这些相关概念归纳为五大关系,即智慧图书馆与新一轮科技革命、智慧图书馆与智能图书馆、智慧图书馆与数字图书馆(复合图书馆)、智慧图书馆与融合图书馆、智慧图书馆与中国特色公共图书馆服务体系。厘清以上这些关系,将有利于智慧图书馆的新理念的研究和新实践的探索能够得到更健康、更科学和更理性的发展。

  1 智慧图书馆与新一轮科技革命

  无论是维也纳指数中智慧城市的六大特征,还是IBM 所提出的智慧地球所展示的智慧方法的三大特征和智慧城市的六大特点,对于智慧图书馆而言,都有重要的启示。当图书馆界在研究智慧图书馆新模式的重要意义的时候,正是智慧地球和智慧城市的新理念给予了图书馆业界创新的重要启示。如果说智慧城市“可以带来更高的生活质量、更具竞争力的商务环境和更大的投资吸引力”,那么,智慧图书馆则可以带来更具效率和效能的服务管理质量、更具魅力的公共文化数据互联环境和更大范围和更加多样的信息共享空间。

  智慧图书馆的产生与发展是基于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影响和驱动,在相当程度上反映出图书馆所处的重要转型期和深刻变革期,而未来智慧图书馆的发展也将在多点突破、交叉汇聚的新一轮科技革命中不断创新和升级。智慧图书馆的建设并不是静止的,而是动态的。以互联网为核心的新一代科技革命的新技术层出不穷,日新月异,其中的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智慧城市、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新技术已经并将继续对智慧图书馆的创新发展不断注入新的引擎和活力,智慧图书馆的创新发展将始终在路上。

  2 智慧图书馆与智能图书馆

  在中国图书馆学界,讨论智慧图书馆首先是从智能图书馆发端的。从2000 年开始,就有学者开始发表以“智能图书馆”为主题词和研究内容的论文,如《智能图书馆》《智能图书馆设计思想及结构初探》。这些关于智能图书馆的初期研究成果体现了我国图书馆学界对信息技术的敏感性和前瞻性,但尚局限在建筑和技术领域,还缺乏对于智慧图书馆的灵魂与精髓层面的深入研究和阐释。

  智慧图书馆的对应英文是Smart Library,而智能图书馆的对应英文是Intelligent Library,两者既有联系又有区别。智能图书馆更多地停留在技术层面,与数字图书馆较为接近。但智慧图书馆从其产生与发展的短暂历史分析,这一图书馆的创新理念与实践,已经远远超越了技术层面,其触角已经延伸至图书馆管理与服务的方方面面,已经对图书馆建筑物理空间、网络服务空间、社会协同空间实施了全覆盖;智慧图书馆在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基础上,更加着力于服务管理、智慧工匠、智能惠民、环境友好。

  笔者认为,智慧图书馆是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信息技术为技术,以互联、高效、便利为主要特征,以绿色发展和数字惠民为本质追求,是现代图书馆创新发展的理念与实践。需要说明的是,智能技术发展日新月异,随着2016 年智能时代的开启,智能革命已经并将继续成为21 世纪前数十年的最重要的发展引擎,而智能图书馆也将成为智慧图书馆最具震撼力、影响力和发展力的核心要素,对于这一点,我们要有足够的认知。

  3 智慧图书馆与数字图书馆(复合图书馆)

  与传统图书馆相比较,数字图书馆具有信息资源数字化、信息传递网络化、信息利用共享化、信息提供知识化、信息实体复合化等特点。复合图书馆的最显著特点就是数字资源和印刷型资源复合共存与集成访问利用。有学者指出,复合图书馆旨在将各种各样的技术引入图书馆并探索在电子和印刷的双重环境下将系统和服务有机地结合起来。复合图书馆是传统图书馆与数字图书馆之间的连续体,在这个连续体中,既提供对电子资源也提供对印刷型信息资源的利用。可见,无论是数字图书馆还是复合图书馆,其重点核心就是文献资源的数字化与集成服务。

  从性质而言,智慧图书馆是图书馆在新一代信息技术环境下的通体转型升级,涉及图书馆管理、服务、资源的所有方面,是图书馆创新发展的全局性的解决方案;而数字图书馆和复合图书馆侧重于图书馆文献储存与服务的发展变化,是图书馆创新发展中的局部性解决方案。

  从形态而言,智慧图书馆是水乳交融式的发展,智慧图书馆把图书馆过去、现在、未来的发展脉络,人员、技术、文献的服务资源,馆员、读者、志愿者的服务主体与客体,物理、网络、社会的全域发展空间,绿色、惠民、协同的发展理念,将以上所有要素有机地联系并融合起来,已经和将要形成书书感知、人人互联、人机智能的新形态;而数字图书馆和复合图书馆更多的是物理性的叠加复合,区隔性和主题性的集成,单次、单向、单维地访问存取,信息孤岛和数字烟囱尚普遍存在。

  4 智慧图书馆与融合图书馆

  融合图书馆的研究起始于新一代信息技术发展背景下的图书馆空间、服务和人员的重塑。融合互动是融合图书馆的灵魂,笔者将融合图书馆的性质分析归纳为五大特点,即融合化、互动化、可视化、泛在化、智能化。

  我们现在正处于从智慧图书馆的初始阶段迈向智慧图书馆的高级阶段的发展期和机遇期,需要图书馆界在数字图书馆建设的基础上,继续在数字化、网络化、泛在化方面持续发力,同时着力于智能化和可视化的不足并从半智能联网阶段迈向未来的全智能互联阶段,使融合图书馆的各项特点优势得以全面呈现。

  需要指出的是,融合图书馆的发展既要实现资源、通道、平台等的显性融合,同时也要实现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新发展理念在业界内外形成共识的隐性融合,只有实现以上显性与隐性的双重融合,智慧图书馆才能逐级升华,迈向更高阶段的融合图书馆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5 智慧图书馆与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

  从新理念看,智慧图书馆体现了图书馆的理念创新、技术创新、服务创新和机制创新,以通体革命展开了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创新发展的总布局,以全局解决方案明确了公共图书馆服务体系转型升级的目标愿景,以新一代信息技术引领了公共图书馆服务体系重塑发展的大逻辑,勾画了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践行落地的路线图,以与时俱进的智慧顺应了数据驱动、移动互联、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和互联网+ 的发展趋势,踏准了以互联网为核心的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节拍,为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带来了勃勃生机和创新动能。

  从新思想看,智慧图书馆从战略思维的高度登高望远,寄托了公共图书馆人未来发展的愿景梦想;智慧图书馆从历史发展辩证思维的高度,为图书馆界梳理了从数字图书馆、复合图书馆、智能图书馆到融合图书馆的发展轨迹和发展逻辑,清晰地描绘出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过去、现在、未来的发展道路;智慧图书馆从系统思维的高度,将图书馆的文献资源、人力资源、技术资源、社会资源等整合为一个互连、互通、开放共享的大系统和大平台,在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的建设中顺应了万物感知、万物互联、万物智能的发展新环境;智慧图书馆从开放思维的高度,将图书馆物理空间深度融合于没有边界的网络空间和社会空间,走出了一条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全域服务的文化发展新路,为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参与公共图书馆事业提供了通道和平台;智慧图书馆从底线思维的高度,为弥补数字智能鸿沟、落实文化精准扶贫提供了新一代信息技术支撑的新方案和新路径。以上这些新思想中都饱含着创新的基因,体现出变革的特征,折射出重构与重塑的智慧。

  从新战略看,2016 年以来,国家先后颁布了《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分别印发了《关于推进县级文化馆图书馆总分馆制建设的指导意见》和《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这些法律和意见,充分体现了国家在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方面的新战略,也对智慧图书馆的创新发展提出了新要求、提供了新机遇。

  ◆ 2017 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于2 月27 日至3月2 日在巴塞罗那举行,大会的主题为“下一个元素和事在人为”,具有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泛在化、可视化特征的融合图书馆正是图书馆界的下一个元素,而图书馆的未来创新发展需要图书馆业界内外的奋发努力,事在人为!

  (文章来源于《图书馆杂志》/2017.4.26,以上内容仅是节选,全文见《图书馆杂志》2017年第4期。)


(文章来自上海大学图书馆方向明)
 通讯员文章排行更多>>